とおりゃんせ

曾幾何時
若我僅是遊離于這婆娑的魂靈
唱著神明大人通行的歌

交流頓感、社交障礙
◈二次創作地及考察計畫請走子博◈
◈忌廉◈

所以說是來自哥哥的愛嗎233

月半17年要赚钱钱:

翻到个好笑的生贺,这个装甲可谓是非常多功能了2333,鼬神深得痛文化的开发利用www

習慣了以某種姿態活著的話、就很難再改掉了。
有時候痛苦是沒辦法得到救贖的,
就如同自殺對執行者來說是解脫那樣。
傷口、刀子、眼淚,
正因是無比絕望所以才不會忘掉吧。

Simpson:

我可能是活活笑死的,你们法国人真时髦
瞎子阿炳看了都流泪

為什麼首頁推薦都是雷點…
有屏蔽tag的方法嗎?
在某些地方我是相當的潔癖…

熱愛自由、突然滿血復活
我想要把自己約束來
不在乎他們、喧鬧和厭惡之物
沒有誰會對我講正確的話、包括我自己
所以你好好看吧
我即便不融入這裏也依然活著
即便我在微笑、
但是我的手裡握著的是銀色的光

閉關創作中——
儲備技能、
努力活著

#米英# #RPG# #致歉# #招人#

Libertea_USUK_RPG_Maker:

#米英# #RPG# #致歉# #招人# 




很抱歉占据您一段时间来读完这一些文字。




我们是Libertea_USUK_RPG制作组。




首先对据一宣以来到目前为止、关于策划中的RPG米英向《crazy kids》的制作的、因为各种学业和时间上的不足,还有一些人员各种偷跑,思考人生,导致为时半年有多的拖延,所以在这里对期待游戏和支持我们的小伙伴表示深深的歉意。(土下座)




其次,是关于新建官博和lof。由于之前还没有做出足够充分的准备,没有思考太多就创立了先前的官博和lof,而先前绑定的爪机账号没有继续使用,考虑到可能会影响到未来的各种事项的进行,所以重新建立了官博和lof。在这里对各位造成不适应尽请谅解。




再者就是,由于大部分组员因为学业和时间上不够,还有部分人手职位不够完善,故再次发此招募。主要招募的职位如下:




1.制作组招募:核心RPG制作人员。


职位介绍:负责制作游戏的核心人员,画地图,必要时候修改脚本等等。


需求量:5位上下


要求:【至少在接下来三个月内有足够多的时间】具有一定的RPG制作经验,至少能够画地图,设置基本事件,独立开关等等,不一定必须掌握所有能力,分工合作。


审核人: @とおりゃんせ 




2.画组招募:像素图画手,CG画手。


职位介绍:负责绘制游戏中所需像素图和CG。


需求量:2~3位


要求:有一定绘画能力。


审核人:  @大家好桓冶被我承包  @垂年_甜食主义者。 




3.素材组招募:BGM负责人。


职位介绍:主要寻找符合场景的各种音乐bgm。


需求量:1~2位


要求:具有翻墙能力,有足够时间从事活动,能够准确知道授权之类事宜,有一定英语或日语基础。


审核人: @ywjxlyyy 




另外对所有圈子里的朋友们开放投稿,需求量持续无限,如果您想让您的作品出现在游戏中,如彩蛋CG或文以及游戏中的CG等等,请联系我们。




如果您有兴趣,就来联系我们吧。


官方审核/官方对外交流群:414948927




以上,打扰了,谢谢看到这里。



『好茶』Dragon egg


關於龍與竜的故事——
小短打,我第一寫比較歡樂的喔…
對不起最近功課有點重圍沒來的及考據
夢城桑誕生日快樂!中考和病都要加油喔!
@黑桃礼帽—进化为耀痴汉
我現在文力超低的煩請妳原諒(´Д⊂ヽ
[跑走

      「龍與竜不一樣的地方?」
      「啊……是,因為今天被那傢伙問了,不回答的話總有點過意不去。」
      「哪個傢伙?想不到你也會有在意的——」
      「現在不是說這個事的時候吧!啊啊嘲諷的話之後再說好了、你到底要不要幫忙啦!」
       我拿鱗片起誓這是第三千一百三十一次了,從我熟識亞瑟開始,把他氣到像是煙火爆炸的前半禎的樣子。不過大概能瞭解為甚麼弗朗西斯喜歡看他發怒的樣子了,雖然亞瑟的三枚舌總是讓我有點無奈,但是至少我還是會承認他是個……呃大概還是蠻可愛的這傢伙。
      「看著小亞瑟炸毛的樣子我可是相當樂意呢!我和你說啊他很小的時候就是這種性格了,科克蘭家的基因相當的厲害嘛。」
       想起弗朗西斯當時的表情我就會覺得一陣惡寒,有點後悔當時沒有問他亞瑟的性格形成是否和他也有相當大的原因。雖然我覺得這是事實。
      「喔喔這麼說的話你是回答不出來嗎?所以才跑來問我話?」
       意料之中的,他愣了一下子、然後我看著他的臉開始漸漸變色成緋紅——首先作為有靈性的龍我的動態實力可是相當自信的,不過有點擔心會不會出現像是火山溶洞裡岩漿輝折出的陽炎那樣開始搖晃,那麼高的溫度都溶化不掉亞瑟那彆扭的性格也讓我對『竜』這種生物有些好奇了,不、準確來說是科克蘭家的『竜』。或許我可以去借來誰的蛋,就說是龍大人最近很閒所以想幫幫看孵蛋之類的,覺得貼到這種狀態下亞瑟的臉上的話,不久後看到有一隻毛茸茸而且濕漉漉的小傢伙叫他媽媽這種事不是問題。
       雖說懷持著這樣的想法,但是事實上大概不會有誰願意把蛋給我的。因為是蛋啊,沒有誰會願意這麼隨便的對待吧,不過西南方向的伊麗莎白除外。
      『龍』和『竜』之間的區別嗎……我倒是沒有相當的在意過。但是亞瑟那種類型的應該是被稱為『多拉貢』的,回想了很久以前我第一次見到亞瑟的時候,撲扇著小小的翅膀、那傢伙跌跌撞撞的跑過來了。
      「為什麼你沒有翅膀也可以飛起來?精靈桑告訴我說飛起來翅膀是必備品的!」
      「因為我是龍啊。」
      「我也是竜!你看我就有翅膀的!」
       然後轉過去向我炫耀,小小的頭上揚很得意的樣子。因為是處於破殼不久的幼年期吧,翅膀……所以這就是你飛行像是在學習走路的原因嗎?這樣的翅膀明明是精靈吧,絕對是竜們中的叛徒。
       我立刻裝出一副長輩的樣子摸了摸他的頭發,金色的有點亂,很適合被用來作為築巢的材料。作為長居於東方的古代龍,現在旅行各地確實是某種意味上龍生的完成態。
      「難道你是翅膀斷掉的竜嗎?原來你是這樣的堅強啊……」
       小傢伙說甚麼呢!這是對待長輩該說的話嗎!誰告訴你說翅膀斷掉還能活的好好得?

       於是我便開始了同弗朗西斯狼狽為……啊呸是合作的日子,這傢伙炸毛真的超好玩。
      「耀桑!傲嬌是世界的財富啊喔喔喔,下次請務必喚上我一起!」
       後來一次家族聚會上菊這麼和我說,向來冷重的他居然差點掀翻了被爐桌、漆黑如夜的眼睛中居然散發出一種我從所未見的光。
     
       最後我還是答應了幫忙了,那個死傲嬌也終於說出來問題的來源了——一個經常不見的孩子,聽說是充滿著期待的眼神望過去的所以沒辦法拒絕。
      「東方的龍可是神祇一般的地位喔,朕便是於天地初開之時誕生在深潭之中的。而你這樣的『竜』,是從蛋裡面走出來的,這便是差距。朕飽嘗數年朝露、霞彩及陰陽之氣,即便是沒有翅膀,浮游和飛行也是絕對沒有問的。」         
     「你真的是耀嗎?」
      哼,為朕的偉大所折服了吧死傲嬌。

————
      之後的:
      「不要把我和啃食伊格德拉希爾的尼德霍根相比啊!我才不要喫樹皮的!」
       我覺得那頭竜比你幸運多了。

後記:夢城桑之後我會去乖乖抄辭典的!
等我文力上昇再產糧…
好茶真是太美好了啊(^_-)-☆

甚至连神的心灵也要靠理智和知识来滋养,其他灵魂也一样,每个灵魂都要注意获得恰当的食物。

香格里拉:

岁月静好:



存档灵魂:








【古希腊】柏拉图
















1、
There is only one good, which is knowledge, and one evil, which is ignorance.  世间唯一的善就是有知识,世间唯一的恶就是无知。








2、
与其不受教育,不如不生,因为无知是不幸的根源。








3、
You have to stand up for some things in this world. 在这个世上,你总得捍卫些什么。








4、
人生最遗憾的,莫过于轻易地放弃了不该放弃的,固执地坚持了不该坚持的。我以为小鸟飞不过沧海,是因为小鸟没有飞过沧海的勇气,十年以后我才发现,不是小鸟飞不过去,而是沧海的那一头,早已没有了等待。








5、
We have been looking for, but it is her original already have; We always lookin all directions, but missed you want, this is the reason why we stilldifficult to achieve.  我们一直寻找的,却是自己原本早已拥有的;我们总是东张西望,唯独漏了自己想要的,这就是我们至今难以如愿以偿的原因。








6、
Friends have all things in common. 朋友都是有共通点的。 (物以类聚) 








7、
如果,不幸福,如果,不快乐,那就放手吧;如果,舍不得、放不下,那就痛苦吧。








8、
人与人之间是爱的花园,人若懒惰自私,它便会荒芜;你若勤于用爱浇灌,它便会向你呈现爱的芬芳。








9、
Watch a man at play for an hour and you can learn more about him than in talking to him for a year. 和一个人相处一个小时对他的了解,胜过对他谈上一年。








10、
The measureof a man is what he does with power. 衡量一个人的价值就看他拥有权力时的所作所为。








11、
我宣布,强权就是公理,正义就是强者的利益。








12、
Good people do not need laws to tell them to act responsibly, while bad peoplewill find a way around the laws. 好人不需要法律告知他们负起责任,恶人总是绕法律边缘而行。








13、
Only the dead have seen the end of war.  只有死亡才能看到战争的终结。








14、
把你的脸迎向阳光,那就不会有阴影。








15、
那些能够看穿幕后阴影、看穿他们文化中的谎言的人们,从来得不到大众的理解,所以,别管大众信不信了。








16、
We can easily forgive a child who are afraid of the dark; the real tragedy oflife is when men are afraid of the light.  孩子害怕黑暗,情有可原;人生真正的悲剧,是成人害怕光明。








17、
情感就是人类本质上的弱点,我们所能做的,就是通过持久地自律,抑制感情。








18、
无论你从什么时候开始,重要的是开始后就不要停止。无论你从什么时候结束,重要的是结束后就不要悔恨。








19、
耐心是一切聪明才智的基础。成功的唯一秘诀——坚持到最后一分钟。








20、
智者说话,是因为他们有话要说;愚者说话,则是因为他们想说。








21、
大凡不亲手挣钱的人,往往不贪财;亲手赚钱的人才有一文想两文。








22、
财富与贫穷,一个是奢华和懒惰之母,另一个是卑劣与恶毒之母,而两者都是不知满足的源头。








23、
懒惰是怯懦的儿子,而疏忽是懒惰的儿子。








24、
苏格拉底对看守说:“忠诚的朋友,你精通服毒之道,请指导我应当如何服下这杯毒酒。”








25、
一个今天胜过两个明天。








26、
The beginning is the most important part of the work. 开始是工作最重要的一部分。(赢在起点/好的开始是成功的一半) 








27、
人是一切事的尺度,是存在者之存在,不存在者之不存在的尺度。








28、
有理想在的地方,地狱就是天堂。有希望在的地方,痛苦也成欢乐。








29、
我们若凭信仰而战斗,就有双重的武装。








30、
人心可分为二,一部较善,一部较恶。善多而能制止恶,斯即足以云自主,而为所誉美;设受不良之教育,或经恶人之熏染,致恶这一部较大,而善这一部日益侵削,斯为己之奴隶,而众皆唾弃其人矣。








31、
如果一个人的激情,无论在快乐还是苦恼中,都有保持不忘理智所教给的关于什么应当恐惧,什么不应当惧怕的信条,那么我们就因他的激情部分而称每个这样的人为勇敢的人。








32、
决定一个人心情的,不是在于环境,而在于心境。








33、
在一阵风吹来时,有些人冷,有些人不冷;因此对于这阵风,我们不能说它本身是冷的或是不冷的。








34、
当事物状况最佳时,最不易被其他事物改变或影响。例如,强壮的身体不易受饮食或劳累的影响而发生改变;健康的植物也不易受阳光、风、雨等的影响而发生改变。人的心灵不也是一样的吗?最勇敢、最智慧的心灵是最不容易受到外界的干扰和影响而改变的。








35、
明天对于世界而言,永远是一个奇迹。








36、
不知道自己的无知,乃是双倍的无知。








37、
The unexamined life is not worth living.  没有反省的人生不值得去过。








38、
一切背离了公正的知识都应叫做狡诈,而不应称为智慧。








39、
人们只在梦中生活,唯有哲人挣扎着要觉醒过来。








40、
最好的音乐是这种音乐,它能够使最优秀、最有教养的人快乐,特别是使那个在品德和修养上最为卓越的一个人快乐。








41、
美,节奏好,和谐,都由于心灵的聪慧和善良。








42、
死亡所改变的只是覆盖在我们脸上的面具,林居者依然是林居者,农夫依然是农夫,而将歌声融入微风中的人,他同时也会对着运转的星球歌唱。








43、
Music is a moral law. It gives a soul to the universe, wings to the minds,flight to the imagination, a charm to sadness, gaiety and life to everything.It is the essence of order, and leads to all that is good, just, and beautiful. 音乐是一种道德律,它使宇宙有了魂魄,心灵有了翅膀,想像得以飞翔,使忧伤与欢乐有如醉如痴的力量,使一切事物有了生命;它是秩序的本质,引向成为真、善、美的一切。








44、
一切皆流,无一静止。








45、
一群被迫生活在洞穴里的人,无法走出洞穴,于是只能通过外界的事物留在洞穴中的一面墙壁上的影子来了解外部世界。








46、
假定有人住在大海深处,能透过水看到太阳和其它天体,那么这样的人会以为自己住在大海表面,会以为大海就是天空。他会非常呆滞和虚弱,绝不会抵达大海的顶端,绝不会上升到海面上抬起头来从海上看到我们的这个世界,亲眼看到或从某些亲眼看到的人那里听到我们的这个世界比他的人民居住的那个世界更加纯洁和美丽。








47、
胸中有黄金的人是不需要住在黄金屋顶下面的。








48、
The eyes which are the windows of the soul. 眼睛是心灵的窗户。 








49、
当灵魂自我反省的时候,它穿越多样性而进入纯粹、永久、不朽、不变的领域,这些事物与灵魂的本性是相近的,灵魂一旦获得了独立,摆脱了障碍,它就不再迷路。








50、
一切研究,一切学习都只不过是回忆罢了。








51、
人生不止,寂寞不已。寂寞人生爱无休,寂寞是爱永远的主题。我和我的影子独处。它说它有悄悄话想跟我说。它说它很想念你,原来,我和我的影子都在想你。








52、
I want to be the night, so I can watch you fall asleep with thousands of eyes.  我想要化作夜晚,这样我才能用数千只的眼睛看你入睡。








53、
爱需要有足够的空间和时间,才能茁壮的成长。爱,不是牺牲,不是占有。拥有爱情的时候,要让对方自由;失去爱情的时候,更要让对方自由。爱就像风筝一样,你要给它飞翔自由,也要懂得适时把它拉回来。没有自由的爱情,也会慢慢趋向自然死亡。爱需要自由,正如同爱也需要呼吸是一样的。距离和神秘感,才是维系爱情温度的好方法。








54、
At the touch of love, everyone becomes a poet.  当碰到了爱情,每个人都成了诗人。








55、
爱是世俗的,但爱由于注视理念中最富于感性形式的美从而将世俗的现象提升到至善和理念。因此,爱的使命就是在人与神之间斡旋。








56、
美不是不能造作的,美是天生的。








57、
恋爱是一种严重的精神病。








58、
Love is neither wise nor beautiful, but is rather the desire for wisdom andbeauty.  爱既不是智慧也不是美,而是对智慧和美的欲望。








58、
理智是驾驭战车的车夫,战车由一匹激情四射的战马拉着,车夫用鞭子抽打着这匹难以驾驭的烈马,让它走回正道。








60、
当美的灵魂与美的外表和谐地融为一体,人们就会看到,这是世上最完善的美。








61、
我们永远无法完全得到我们所追求的东西——真理。因为肉体需要供养,使我们忙个没完没了。








62、
我们不得不为了肉体去捞钱。我们成了供养肉体的奴隶。








63、
如果你有俩块面包,你应当用其中一块面包去换一朵水仙花。








64、
人是寻求意义的动物。








65、
失去了真,同时也就失去了美。








66、
有些常识的人都会记得,眼睛的困惑有两种,也来自两种起因,不是因为走出光明,就是因为走进光明所致,不论是人体的眼睛或是心灵的眼睛,都是如此。记得这些事的人,当他们看到别人迷茫、虚弱的眼神,他们不会任意嘲笑,而会先询问这个人的灵魂是否刚从更明亮的生命走出来,因为不适应黑暗而无法看清周遭;或是他刚从黑暗走入光明,因为过多的光芒而目眩。他会认为其中一个人的情况与心境是快乐的,並对另一个人产生怜悯。或是,他可能会有心情嘲笑从幽冥走进光明的灵魂,但这总比嘲笑从光明世界回到黑暗洞穴的人更有道理。








67、
我们每个人注定要被劈开,去寻找另一半,虽然我们总是找错。








68、
本来是雌雄同体的,终其一生,我们都在寻找缺失了的那一半。抑或,我们寻找的那一半,不是别人,而是自己?人生的漫漫长路,我们都试图去了解真正的我到底是个怎样的人,惟有认识自己,生命才是完整。








69、
国王的祖先都曾是奴隶。








70、
理想是灵魂中最高贵的因素!








71、
哲学源于好奇。








72、
哲学家毕生都在为死做准备。








73、
God eternally geometrizes. 上帝是几何学家。








74、
尊重人不应该胜过尊重真理。
















对 真 理 的 沉 思 是 灵 魂 的 营 养








现在我们已经看到由自身推动的东西是不朽的。我们可以毫不犹豫地肯定,这就是灵魂的本质和定义,也就是说,灵魂的本质是自动。任何物体的运动如果来源于外部,那么这个事物是没有灵魂的;但若一个物体的运动源于自身,那么这个物体是有生命的,或有灵魂的,“有灵魂的”这个词就包含着我们上面说过的意思。如果我们这个论断是正确的,也就是说“推动自己运动的东西”就是灵魂,那么我们必须从中推论:灵魂既没有出生也没有死亡。








尽管灵魂的形状在不断变化,但只要是灵魂,都要关照所有没有生命的东西,并在整个宇宙中穿行。








如果灵魂是完善的,羽翼丰满,它就在高天飞行,主宰全世界;但若有灵魂失去了羽翼,它就向下落,直到碰上坚硬的东西,然后它就附着于凡俗的肉体,由于灵魂拥有动力,这个被灵魂附着的肉体看上去就好像能够自动似的。这种灵魂和肉体的组合结构就叫作“生灵”。








羽翼的天然属性是带着沉重的东西向上飞升,使之能够抵达诸神居住的区域,羽翼比身体的其他部分拥有更多的神性,它是美丽的、聪明的、善良的,具有各种诸如此类的优点。依靠这些优秀品质,灵魂的羽翼才得到充分的滋养和成长,但若碰上相反的性质,比如丑和恶,那么灵魂的羽翼就会萎缩和毁损。你们瞧,众神之王宙斯驾着飞车在天上飞翔。他是诸神和精灵之主,也是众神之首,主宰和照料着万事万物。








在各重天界内,赏心悦目的景色和供诸神来往的路径都是说不尽的,极乐的神都在天上徜徉遨游,各尽职守,凡有能力又有愿心的灵魂都可以追随他们,因为诸神的队伍中没有妒忌存在。在前去赴宴的时候,可以看到他们沿着那陡直的道路向上攀升,直抵诸天绝顶。








这个时候,极度的劳苦和艰辛在等着掉下地的灵魂。那些被称作不朽者的灵魂则已经抵达高天之巅,它们还要攀上天穹绝顶,让天穹载着它们运行,而它们则待在那里观照天外的景象。








诸天之外的境界是真正存在的居所,真正的存在没有颜色和形状,不可触摸,只有理智这个灵魂的舵手才能对它进行观照,而所有真正的知识就是关于它的知识。因此,甚至连神的心灵也要靠理智和知识来滋养,其他灵魂也一样,每个灵魂都要注意获得恰当的食物。因此,当灵魂终于看到真正的存在时,它怡然自得,而对真理的沉思也就成为灵魂的营养,使灵魂昌盛,直到天穹的运行满了一周,再把它带回原处。在天上运行时,灵魂看到了正义本身,还有节制和知识,这种知识不是与变化和杂多的物体为友的知识,我们一般把这些杂多的物体说成是存在,但是真正的知识是关于真正的存在的知识。当灵魂以同样的方式见到一切事物的真正存在以后,它又降回到天内。








其他那些最能紧紧追随一位神的灵魂,也最能命令它的驭手昂首天外,与诸神一道随着天穹运行,但由于受到顽劣之马的拖累,很难见到真正存在的事物。驭手驾驭不住这些劣马,灵魂也就时升时降,遇上真正的存在,也只能窥见其中的一部分。至于其他一些灵魂虽然渴望追随诸神攀高登顶,但它们有此心愿而无能力,天穹对它们来说可望而不可及。于是它们困顿于下界扰攘中,彼此争前,时而互相践踏,时而互相碰撞,结果闹得纷纷乱闯,汗流浃背。由于驭手的无能,许多灵魂受了伤,羽翼受损。既然费尽辛劳也看不见整个存在的景象,它们就引身远退,于是它们的营养只剩下貌似真理的意见了。








凡是紧随一位神而见到某些真理的灵魂,都不会感到悲伤,直到再次开始下一次运行。如果能一直保持这种状态,它就可以永远不受伤害。但若它不能跟随神,什么真理都看不见,而只是碰到不幸,受到健忘和罪恶的拖累,并由于重负损伤了它的羽翼而坠落地面,那么它就会遵循这样一种法则沉沦。








在第一次再生时,灵魂不会投生于任何兽类,而会投生为人,那些看见了大多数真实存在的灵魂会进入婴儿体内,婴儿长大以后注定会成为智慧或美的追求者,或者说成为缪斯的追随者和热爱者。这是第一类灵魂。第二类灵魂看到得要少些,投生为人后会成为守法的国王,或者成为勇士和统治者。第三类灵魂投生为政治家、商人或生意人。第四类投生为运动员、教练或医生。第五类会过一种预言家或秘仪祭司的生活。第六类最适合成为诗人或其他摹仿性的艺术家。第七类将会过一种匠人或农人的生活。第八类成为智者或蛊惑民众的政客。第九类则成为僭主。








在所有这些灵魂投生肉体的过程中,凡是依照正义生活的以后可以获得较好的命运,而不依正义生活的命运较差。每个灵魂要用一万年才能回到它原来的出发点,因为它不可能在更短的时间里恢复它的羽翼,除非灵魂真诚地追求智慧,或者将它的爱欲也用来追求智慧。这样的灵魂如果在千年一度的运行中连续三次选择了这种哲学的生活,那么到了三千年结束之时,它就可以恢复羽翼,高飞而去。而其他灵魂在过完它们的第一次生活后都要接受审判,审判以后有些灵魂下到地狱为其罪过受罚,而另一些则被公义之神带上某个天界,过一种足以酬报其在世功德的生活。








一千年终了后,这两批灵魂都要回来选择下一辈子的生活,每个灵魂的选择都是自愿的,也就是在这一时刻,本来是人的灵魂有些转为过一种兽类的生活,也有本来是人,由人转到兽,现在又转回到人。只有那些见过真理的灵魂才能投生为人因此,理智就是我们对自己的灵魂在前世与它们的神一道巡游时看到的那些事物的回忆,它们凭高俯视我们凡人认为真实存在的东西,抬头凝视那真正的存在。








每个人的灵魂由于其本性使然都天然地观照过真正的存在,否则它就决不可能进入人体,但要通过观看尘世间的事物来引发对上界事物的回忆,这对灵魂来说却不是一件易事。有些灵魂曾经观照过上界的事物,但只是片刻拥有这些事物的景象;有些灵魂在落到地面上以后还沾染了尘世的罪恶,忘掉了上界的辉煌景象。剩下的只有少数人还能保持回忆的本领。这些人每逢见到上界事物在人界的摹本,就惊喜若狂而不能自制,但也不知其所以然,因为他们的知觉模糊不清。








没有淫欲的灵魂中有正义和智慧在尘世的摹本,还有灵魂所珍视的一切,但人用来接近它们的影像的器官是如此迟钝,只有极少数人才能借助这些器官通过摹本看出真相,但对美来说就不是这样了。过去有一个时候,我们看到美本身是光辉灿烂的。那个时候,我们的灵魂跟在宙斯的队伍里,其他灵魂跟在其他神的队伍里,幸福地见到过那种极乐的景象;然后我们全都加入了秘仪──这种秘仪在一切秘仪中是最有福分的;我们举行这种还没有被罪恶沾染、保持着本来真性的秘仪,而这种罪恶在将要到来的日子里正在等着我们;在那隆重的入教仪式中最后揭开给我们看的景象全是完整、单纯、静穆、欢喜的;我们沐浴在最纯洁的光辉之中,而我们自身也一样纯洁,还没有被埋葬在这个叫做身体的坟墓里,还没有像河蚌困在蚌壳里一样被束缚在肉体中。








我把每个灵魂划分为三部分,两个部分像两匹马,第三部分像一位驭手。现在仍依这种划分。我们说过,两匹马中一匹驯良,一匹顽劣。处在地位比较尊贵一边的那匹马身材挺直,颈项高举,鼻子像鹰钩,白毛黑眼;它爱好荣誉,但又有着谦逊和节制;由于它很懂事,要驾驭它并不需要鞭策,只消一声吆喝就行了。另一匹马身躯庞大,颈项短而粗,狮子鼻,皮毛黝黑,灰眼睛,容易冲动,不守规矩而又骄横,耳朵长满了乱毛,听不到声音,鞭打脚踢都很难使它听使唤。








天的形体是可见的,但灵魂是不可见的,分有理性与和谐,是用最优秀的理智造成的,具有永恒的性质,是被造物中最优秀的。








灵魂是一切事物的本性和力量,但大多数人对此一无所知;在这种普遍无知中,他们尤其不知道灵魂的起源,不知道灵魂在那些最初的事物中是头生的,先于一切形体和使形体发生变化和变异的最初根源。假如确实是这种情况,那么一切与灵魂同类的东西岂不是也必定先于形体—类的东西,因为灵魂本身先于身体。








我们确实可以相信较为优秀、较为原始、较为神圣的东西要胜过较为卑贱、较为晚近、较为凡俗的东西,任何地方的统治者都早于被统治者,任何地方的领导者都先于被领导者。由于这个原因,我们要把灵魂先于肉体当作已经确定的事情。








“自然”这个词的意思是位于开端的东西,但若我们可以说明灵魂先于自然出现,灵魂既不是火也不是气,而是位于开端的东西,那么我们完全可以正确地说,灵魂的存在是最“自然的”。








灵魂在指引一切事物旋转,我们也一定要说使宇宙得以有预见地、有序地运行的灵魂是至善。








关于星辰、月亮、年月、季节,它们全都一样,因为我们已经证明灵魂,或灵魂们,和那些至善的好灵魂,是一切事物的原因,我们把这些灵魂当作神,无论它们居住在身体中指引宇宙,使它像一个有生命的物体一样,还是以其他方式行事。任何拥有信念的人听了这些话,还会说一切事物不充满神吗?








有一种动机源于我们的灵魂理论,我们说过,运动一旦有了一个起点,那么任何事物都从这种运动中获得它们持久的存在,我们还说,行星和其他天体在心灵的推动下有序地运动,心灵对事物作了安排,确立了整个框架。曾经仔细关注过这幅景象的人都不会在内心亵渎神灵,也不会拥有现在流行的那种与此相反的看法。这是那些整天忙于自身事务的人依据他们的天文学以及其他姐妹学科得出来的一般信仰,认为这个世界上的事件发生依据严格的必然性,而非出于一种趋向于善的意愿和目的。








自从那些观察者认为天体没有灵魂以来,他们的看法就确实被颠倒了。甚至在这种时候,天体的神奇仍在一些研究天体的学者胸中产生疑惑,然后相信一种已有的学说,认为如果天体没有灵魂,因此也没有理智,那么它们决不可能如此精确地运动,即使在那些日子里,也有人大胆地猜测天体的真实情况,断言使整个宇宙有序排列的是心灵。








但这些思想家在灵魂问题上误入了歧途,他们认为身体在灵魂之先,而非灵魂在身体之先,我可以说他们的错误就在于把整幅图景弄颠倒了,或者说得更准确些,把他们自己弄翻了。因为,用一种近视的眼光看,所有运动着的天体好像都是石头、土块和其他无灵魂的物体,尽管它们是宇宙秩序的源泉!正因如此,那个时代的思想家受到过许多指责,说他们不信仰宗教,他们的看法也不为民众所知,以后那些天才的诗人们谴责哲学家,把他们比作狂犬吠月,胡言乱语,但是我说了,今天的情况已经颠倒过来了。








地上出生的东西没有一样比天上出生的东西更荣耀,用刚才那种奇怪的想法欺骗自己的人并不懂得被他轻视的灵魂是极为珍贵的。当一个人使用卑劣手段谋得财富,或者对这种掠夺并不厌恶时,那么他并没有用这种供物真正地荣耀灵魂,而是使灵魂远离荣耀!为了一袋硬币他出卖了自己最珍贵的东西,但地上或地下的所有黄金都不能与善等价交换。








人拥有的一切事物没有一样会像灵魂避恶求善那样天生的快捷,灵魂想要获得主要的善,并在余生中始终保持善。因此,我们赋予灵魂第二位的荣耀。处于第三位的那种荣耀属于身体,这一点不管怎么看都很清楚。








克洛诺斯时代立下的一条关于人类的法律从那时起在诸神中一直保留下来:过着虔诚和正义生活的人死后要去福地中的福岛居住,过着完全幸福的生活而无任何疾苦;而过着不虔诚、不正义生活的人死后要去一个受到报复和惩罚的监狱,他们称之为塔塔洛斯。在克洛诺斯时代,乃至于后来宙斯取得王权的时候,活人要对活人进行审判,也就是对那些将要死的人进行审判,因此这些审判不那么准确。普路托和他那些来自福岛的随从前来告诉宙斯,两个地方都有坏人去了。宙斯说:“好吧,我要停止这种做法。这样的审判不好,因为那些接受审判的人还穿着衣服,他们接受审判时还活着。有许多人灵魂邪恶,但却裹着漂亮的身体,有着高贵的世系和财富,他们接受审判时会有许多证人跑来证明他们的生活是正义的。这些情况使法官眼花缭乱,而法官们在进行审判时也穿着衣服,他们的眼睛、耳朵、整个身体就像屏风一样遮蔽着他们的灵魂。这些东西都成了他们审判的障碍,他们自己的衣服和接受审判者的衣服。








所以,首先,人类必须停止预测他们的死亡,因为他们现在拥有预见的知识,普罗米修斯已被告知停止这种预见。其次,他们在受审前必须剥去所有的衣服,赤身裸体,死后才对他们进行审判。法官也必须是裸体的和死了的,能用他自己的灵魂去扫视那些刚死去的那些人的灵魂,而不管这些人有什么样的亲属,也不管他们留在世上的是什么样的打扮,这样的审判才是公正的。现在我当着你们的面把这些事确定下来,我已经任命了我的儿子做法官,两个来自亚细亚,弥诺斯和拉达曼堤斯,一个来自欧罗巴,埃阿科斯。他们死了以后,就会去掌管设在草地上的法庭,它位于两条道路的交会处,这两条路一条通往福地中的福岛,另一条通往塔塔洛斯。拉达曼堤斯负责审判来自亚细亚的亡灵,埃阿科斯负责审判来自欧罗巴的亡灵,我把上诉法庭交给弥诺斯掌管,如果其他两名法官有什么案子难以决断,就交由他处理,这样一来这些人该走哪条路就可以判决得非常公正了。








潘斐利亚人阿尔美纽斯之子厄尔死后复活,后来他对人们讲述了自己在另一个世界所看到的情景。他说,他的灵魂离开躯体以后,便和一大群鬼魂结伴前行,来到一个神秘的地方。那里的地上有两个并排的洞口,而与这两个洞口相对的天上也有两个洞口。判官们就坐在这天地之间,灵魂逐个儿从他们面前经过,接受审判,凡正义的便吩咐他走右边的路上天,胸前贴着判决证书,凡不正义的便命令他走左边的路下地,背上也贴着表明其生前所作所为的标记。








灵魂在接受审判后纷纷离开,有的上天,有的下地,各走不同的洞口。也有灵魂从另一地下的洞口上来,风尘仆仆,形容污秽,同时也有灵魂从另一天上的洞口下来,干净而又纯洁。这些不断到来的灵魂看上去都像是经过了长途跋涉,现在欣然来到一片草地,驻扎在那里,好像准备过节似的。熟悉的互致问候,从地下上来的向从天上下来的询问那里的情况,而从天上下来的则询问对方在地下的情况。它们相互讲述自己的经历,地下上来的一边讲着一边就痛哭流涕,因为他们回想起自己的可怕经历和一路上在地下见到的恐怖事情,它们在地下已经待了一千年;而那些从天上下来的则谈论那些难以言表的良辰美景。








灵魂受到欺骗而对真相一无所知,并在灵魂中一直保留着假象,这是任何人都最不愿接受的,也是最深恶痛绝的。








灵魂的这种内在力量是我们每个人用来理解事物的器官,确实可以比作灵魂的眼睛,但若整个身子不转过来,眼睛是无法离开黑暗转向光明的。同理,这个思想的器官必须和整个灵魂一道转身离开这个变化的世界,就好像舞台上会旋转的布景,直到灵魂能够忍受直视最根本、最明亮的存在。而这就是我们说的善。








当整个灵魂接受灵魂的爱智部分的指导,内部没有纷争的时候,结果会是灵魂的每个部分都在各方面各负其责,都是正义的,每个部分同样也会享受到它们各自特有的、恰当的快乐,在可能的范围内享受最真实的快乐。